当前位置:  首页>> 雅趣 >

刘慈欣科幻小说读后感两则

作者:宋道路 来源:本站 时间:2019-06-04
 

今年《流浪地球》电影上映了。刘慈欣先生继《三体》封神之后,又火了一把。因为90年代末征订过《科幻世界》杂志,算是大刘小说的较早读者。11年前的2008年1月,连续写过几篇读后感。其中的观点,现在看来,有的同意,有的不同意。蹭个热点,仍然原文发出来。

一、乡村教师

第一次读到《乡村教师》,还是在高中的时候,某一期的《科幻世界》上吧。文章开头之处的确显得平淡无奇,甚至让人有些厌倦,单纯的煽情实在不是刘先生的强项。然而,越到后来,场面越是宏大,细节越是感人,甚至感到了震撼。

文章的主人公“他”,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几乎耗尽所有精力和生命也没有改变山村的贫穷和愚昧,而“他”自己最终也被病魔击倒,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教孩子们背诵了牛顿三定律。如果故事仅限于此,虽然也会令读者动容,但肯定是单薄的。可是,如果将这个情节放在“一场延续了两万年的星际战争已接近尾声”的背景之下,又会产生什么效果呢?

战争的胜利者“碳基联邦”为了防止失败方“硅基联邦”的死灰复燃,决定“在银河系第一旋臂的中部建立一条五百光年宽的隔离带,隔离带中的大部分恒星将被摧毁,以制止硅基帝国的恒星蛙跳”,从而使“硅基帝国被禁锢在第一旋臂顶端,再也无法对银河系中心区域的碳基文明构成任何严重威胁”,隔离带中周围已形成3C级以上文明的恒星将被保护而不被摧毁。太阳系正好处在设计的隔离带中,而这位乡村教师的几个学生恰好被选中成为地球文明级别的代表接受测试。最终,正是主人公“他”教会孩子们的运动三定律使地球通过了3C级文明测试,在最后时刻挽救了整个太阳系。

我的平铺直叙实在不能表达文章的妙处,但有几点感触,却是不吐不快。

作者给与了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最高评价。“他”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教会了”孩子们牛顿三定律,具体地说,是“逼”孩子们背过了。然而,正是这个微不足道,在山村都不被理解、四处碰壁的个体生命的最后灿烂,拯救了全人类乃至太阳系。“他”,代表了所有的教师,真正体现了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因为,老师挽救了太阳!

文章还表达了对“原始”的一种崇敬和尊重。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包括各种各样的智慧生命)越来越相信人定胜天,我们利用了核能,登上了月球,探索了外太空;文中的高级生命更是可以随意摧毁一个恒星作为星际作战的工具。是的,科学帮助我们认识世界,掌握规律,打破迷信;但是,同时也是我们失去了对未知世界的一些神秘感。就像我们现在面对月球,恐怕再也难以体会嫦娥奔月,玉兔吴刚的美处了。借用文中银河系“最高级生命个体”的一段话:

“我那太古的祖先生活在一个海洋行星的深海中。在那黑暗世界中的无数个王朝后,一个庞大的探险计划开始了,他们发射了第一个外空飞船,那是一个透明浮力小球,经过漫长的路程浮上海面。当时正是深夜,小球中的先祖第一次看到了星空……你们能够想象,那对他们是怎样的壮丽和神秘啊……那是一个让人想往的时代,一粒灰尘样的行星对先祖都是一个无限广阔的世界,在那绿色的海洋和紫色的草原上,先祖敬畏地面对群星……这感觉我们已丢失千万年了!”

穷尽真理是不可能的,这种不可能也许正是幸福的所在之处。我不相信有全知全能的“神”,即使有,他也是不快乐的。因为,一切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没有了神秘和兴趣,也就失去了希望和梦想的无限源泉。

文中的高级生命一方面表达着对低等生物的尊重,另一方面却又在“保护多数银河碳基智慧”的名义下,摧毁着一个个所谓的“低等智慧生命”。这和我们现今的人类是多么相似啊!我们也是在一个个高尚理由的驱使下,残害着其他动物和生命。生存,是所有生命的追求,这种追求真的必须要建立在弱肉强食的“进化论”基础之上么?文中的高级生命的科学技术是如此之发达,但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并没有表现出高于我们人类的智慧,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不知是作者有意为之,还是根本无力触及这类话题。

我喜欢文章的结尾:“宇宙的最不可理解之处在于它是可以理解的,宇宙的最可理解之处在于它是不可理解的。”

 

二、诗云

地球文明被技术上更高级的“吞食者”所消灭,幸存的人类被作为小家禽饲养起来;而“吞食者”文明最终又被所谓掌握了“十一维”技术,可以瞬间穿行于银河系的“神”作为资源所消耗。人类被消灭,是因为“吞食者”需要不断地吃,文明对他们来说就是吃啊吃,从一个行星吃到另一个行星;“吞食者”之所以被消灭,则是因为神需要将物质转化为能量,用10的57次幂个原子,去记录“所有的五言和七言诗以及常见词牌的所有的词,要在符合这些格律的诗词中,试遍所有汉字的所有组合”。

文中的人类主人公“伊依”声称无论“神”在技术上多么先进,都不可能在艺术上超越“李白”。显然,“神”不会认输,选择的方法就是“把所有的诗都写出来”,大概所有诗的总数为10的271次幂,而宇宙中的全部原子只有10的80次幂。“神”最终做到了,他制造出一片直径为一百个天文单位的旋涡状星云,这就是“诗云”。诗云就是由10的40次幂片“量子存贮器”组成的,它们存贮了终极吟诗的全部结果。

看到这里我已经很震撼了,结果更是出人意料:“神”认输了!诗云包含所有可能的诗,当然也包括那些超越李白的诗,然而“神”却得不到它们,因为他没有找到检索的标准。是啊,到底是什么样的诗才能称为“超越李白”呢?

我们可以在这片“诗云”中搜索我们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找到以我们为主题的作品。然而,对于艺术,对于所谓的“美”,我们则无力去检索。作者在文中说,“智慧生命的精华和本质,真的是技术所无法触及的吗?”这的确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哲学话题。

作为科幻爱好者,我也经常被小说中神奇的技术描写所震撼,然而却也搞不明白,在艺术、政治以至哲学上所有的科幻作者都显得十分无力。一个技术发达得不能再发达的文明,却仍在采用“议会制”之类“古老”的社会运行方式。当然,我不知道也没能力去预测科技发达下的社会组织形式会是什么样子,但,变化总是有的吧。从这个角度说,现在的“科学幻想小说”恐怕只能算作是自然科学领域的幻想;那么,许多哲学家、政治理论家和社会空想家的理论和预测,是不是也可以算作社会科学领域的“科幻小说”呢?

从另一个侧面说,我也有疑惑,文明的发展中真的没有“永恒”的东西么?就像《诗云》中相信艺术的本质是技术所不能触及的。艺术是永恒的么?什么是艺术啊?艺术总也有某种物质存在形式吧,那艺术的本质又是什么呢?我受物质决定论的影响很深,但我也坚信这类理论决不是可以在任何时候解决任何疑惑的全能途径。

是不是有一天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也会进化到没有确切标准的时候呢?也许,只有没有永恒是永恒的。

 

作者系18新利app下载山东省委参政议政部四级调研员